《無法預見的革命》在上海隆重首發

作者:企劃部 時間:2018/08/27 來源:伍強科技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8月16日下午,由萬漉資本創始合伙人馬宏主編的新書《無法預見的革命》在上海展覽館舉行隆重的新書首發簽售儀式。數十位位物流界的大佬匯聚一堂,為新書首發簽售,場面十分熱烈。

       《無法預見的革命》一書,匯集了自2017年以來受邀參加“萬漉沙龍“的108位物流界代表的講話,他們就“新物流”、“新零售”等人們話題,發表了自己的獨到見解。是實實在在的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。可是說是對新物流和新零售的一次全面解讀。定會對行業的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受邀方之一,北京伍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尹軍琪參與了第二期的萬漉沙龍,并發表了個人看法。其發言被收入圖書第57~59頁和156~157頁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下是尹軍琪董事長參加《解構:傳統物流體系的升維打造》沙龍時的發言內容:

        我對一味追求“快”的物流理念一直持不一樣的看法,“快”在有些地方是非常必要的,但過分強調什么都“快”,甚至只強調“快”,只會帶來資源的浪費,造成物流成本的急速提升,是典型的舍本逐末。物流的本質是什么?我個人覺得應該是滿足客戶的需求。因此,”準時”比“快”更加重要,你希望今天到就是今天到,幾點到就幾點到,早到了沒有意義,當然,遲到也不行。就像交通工具的準時,要有計劃和安排。我們不能否定“快”的作用,其實要達到“準時”,也要有“快”作為基礎。我們的物流資源是有限的,如何利用有限的資源,最大限度滿足客戶的需求,是物流設計和運營應優先考慮的問題。剛才侯毅總講的零售本質是產品的豐富性,消費者到你這里來,首先是他想買的東西你這里都有,這是關鍵。這也是物流應該追求的目標,該快就快,該慢就慢,這是服務多樣性的一種表現。只有這樣,通過有效的調度,物流系統才能夠大幅度提升效率,并有效控制成本。無序的“快”只會增加很多無意義的成本。伍強科技一直在做物流系統集成,以前我們講大規模生產,現在我們講個性化需求,這種消費需求又帶來了生產的大規模個性化定制,作為物流系統,應該能夠適應這種變化,這是伍強科技的工作目標。大規模定制化,已經在現在的工業4.0里得到充分體現,過去傳統的流水線生產線已經變成柔性化的生產線,這就是市場需求帶動了生產、物流、商業模式變化的具體體現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除了市場需求的推動,我們還應看到基礎技術的推動作用。今天我們講“新零售”和“新物流”,回到15年前甚至更長的時間,為什么沒有這樣提法和有這樣的一個“風口”?最主要的原因是沒有便捷的互聯網,沒有智能手機,沒有豐富多彩的底層技術的支撐,我們很多的需求和想法根本無法實現。所以說,基礎技術是物流發展的另一個推動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是回到物流的本質這個話題,首先從技術層面看,自動化也好、機器人也好、智能化也好、其能力都是有限的,不可能是無限的。如何有效進行調度,充分發揮系統的能力,是系統集成的關鍵。物流技術是一個漸進的發展過程。物流系統則是一個多種技術融合的系統,恰當的應用相應的技術才是合理的,以前我們提倡高度信息化和適度自動化就是基于這一理念。現在無人機、無人倉比較流行,作為炒作題材未嘗不可,而且這些先進的技術在很多場合真的能夠發揮重要作用,但如果整個行業都去追求這東西那肯定是走偏了。其次是從系統的視角看問題,系統更高于某個單項技術。現在有些物流中心的訂單處理速度已經非常快了,20分鐘或半個小時就可以完成一個訂單的處理,但訂單送到客戶手里有的還是要幾個小時甚至幾天,這是整個供應鏈的長度。因此,在物流中心這里快上幾分鐘就顯得意義不大。有時為了在物流中心追求更快一點,會導致物流成本的大幅度增加。我認為更為積極的方法應該是從整個物流過程,尤其是運輸、分揀、配送過程去挖掘潛力。物流作為生產和零售的輔助系統,很顯然也要從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出發,在滿足客戶需求的前提下,要降低成本,這是它的核心訴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面聽了很多專家的發言,很有感觸。我個人覺得上海的氛圍比北京要好,做事情比較細致且具有很強的創新精神,比如今天談到的微倉概念以及尾貨處理,讓我大開眼界。大家也談到生態,我覺得離開系統談生態,是沒有意義的。大家看到,我們今天在座的,有做物流的、有做倉儲的、有做硬件的、有做軟件的、有做規劃的、也有做研究的,我們本身就可以構建一個生態。但互相之間如果沒有接口,沒有統一的接口規范,那么這個所謂的生態只可能是一盤散沙,沒有任何價值。從上游到下游,到生產到終端消費,如果數據鏈接(甚至小到產品包裝)沒有形成一致的標準,這個生態也是沒有效率的。整個供應鏈體系應形成統一的標準,這是未來物流發展最重要的方向。評價一個物流系統的好壞,應該從整個系統的角度去評價,而不是從某個單一環節來評價。中國物流的發展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尹軍琪還就“新物流”概念,闡述了自己的看法:

        “新物流”這個概念,我剛聽到的時候,第一反應,應該是新形勢下的物流或新零售時代下的物流的一個簡稱吧,對其內涵其實是不甚了解的。與之相比,“新零售”概念是有明確定義的,簡而言之,是一種新的零售模式,是以互聯網為基礎,運用大數據、云計算等先進手段,將線上、線下、物流進行深度融合,既不同于傳統的線下賣場模式,也不同于現在的電子商務模式。那么,“新物流”又是什么呢?從時間軸來看,物流是沿著從簡單到復雜、從小規模到大規模、從人工到機械再到自動化和智能化、從手工記賬到計算機再到互聯網系統、從單一的獨立系統到復雜互聯的系統發展的,品規從少到多,作業從整到零,策略也是從簡單到復雜,速度從慢到快等等,傳承非常清晰。新時代的物流,業務上可能有重大差異,技術上可能有重大突破,但從物流的定義上卻從來沒有發生根本改變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業務層面,新形勢下的物流有很多特征,如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流通領域的物流,表現為大規模定制化特征,亦即個性化的特征。面對海量的訂單和準時到達的客戶體驗,從目前看,“最后一公里”成為難題。新零售的提出,對物流又提出新的需求,如通過大數據預測一個區域的需求情況,通過“貨物前置”可以在降低物流成本的同時提高用戶的體驗。在工業4.0領域,物流的地位已經完全不同于以往,物流不僅制約著生產效率,還與產品質量息息相關,這是令人著迷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技術層面,新形勢下的物流技術發展日新月異。尤其是最近幾年,國內外互動非常頻繁,大家對“定制化”的理解已非常接近,物流新技術的中國元素一下子多了起來。物流理念、市場需求、基礎技術一起推動著物流技術的不斷創新和發展,AGV、機器人、貨到人、密集存儲……,百花齊放令人振奮。高端人才和大量資本的涌入,催生出巨大的市場需求。可以期待的是,隨著智能物流時代的到來,中國將是推動未來物流技術發展的中堅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模式上講,三方物流,四方物流都不過是物流參與者的方式和范圍不同而已,不可能改變物流的基本概念。但我們的思維也不妨可以放飛一下,也許未來存在一種全新的物流模式或概念,那是對現有物流的顛覆。比如“虛擬物流”,這是一種以計算機網絡技術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進行物流運作與管理,實現企業間物流資源共享和優化配置的物流方式。它通過最大范圍地整合物流資源,以完成快速、精確、穩定物資保障和配送任務。在虛擬物流系統中,企業倉庫不再是一個物理上確定的倉庫,貨物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確定的貨物,只有當需求提出以后,通過龐大的互聯網和計算機技術,才能確定所需要的“貨物”在哪里。這種確認的過程,事實上完成了物流的運作。這在我們的生活中其實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有“數字物流”,這是一個與“數字地球”和”數字經濟”類似的概念。簡單來說,所謂數字物流是指在計算機技術和網絡技術的支持下,應用數字技術對物流所涉及的對象和活動進行表達、處理和控制,這完全有別于傳統物流概念。具體表現就是物流操作數字化,物流過程電子商務化,物流經營網絡化。除此之外,未來的物流還有可能是基于3D打印技術的非實物的流動與控制。如果真到了那一天,“物流”的概念的確會完全不同。

意甲比赛直播